移动版

獐子岛亏损近4亿又有高管离职 二股东称公司管理混乱

发布时间:2020-03-02 07:23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每经记者 李诗琪 每经编辑 梁枭

2月28日晚,屡次因“扇贝死亡”登上热搜的獐子岛(002069)(002069,SZ)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23亿元,同比下降2.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99亿元,同比下降1341.79%。

业绩快报显示,受到扇贝死亡事件影响,公司对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成本的核销和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高达2.91亿元。而在报告期内,獐子岛申请减免的1.43亿元海域使用金并未获得批准。

同时,獐子岛还公布了一则关于财务总监等人事任免决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去年11月以来,獐子岛董监高人员已多次出现重要变动,而上述离任人员均为证监会此前认定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的直接责任人员。

净利降幅超1300%

去年11月,獐子岛拉响黑天鹅警报“底播扇贝出现大比例死亡”,并明确表示,该事件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根据2019年业绩快报,受到扇贝死亡事件影响,公司对存货成本的核销和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近3亿元。

依据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出具的《虾夷扇贝底播海域底播贝资源调查与评估》报告等内容,公司累计对2017年、2018年投苗的43.57万亩底播虾夷扇贝的2.31亿元存货成本进行核销处理。

根据资源调查与评估报告、盘点结果以及2019年末底播虾夷扇贝账面成本等相关财务数据,獐子岛还对2017年、2018年投苗的12.48万亩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超6000万元。

此外,证监会对于獐子岛有关涉嫌财务造假的调查结果也对公司经营造成潜在压力。业绩快报显示,公司一直处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预处罚待听证审理最终结果阶段,因资金资源不足,贸易及加工业务运营未能达到预期效果。

獐子岛称公司此前向政府部门申请减免2019年的海域使用金,但其尚未收到剩余1.43亿元的获准批复。对此,公司将该笔金额确认为应收款项,并未进行冲减成本或计入损益账务处理。

记者梳理发现,针对2019年末獐子岛公布的扇贝死亡事件,目前最终的调查结果尚未出炉。

对于这份业绩快报和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及核销资产议案,代表公司第二大股东的董事罗伟新再次投出反对票。罗伟新表示,该议案中提到,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出具的《獐子岛集团底播贝资源调查与评估》是其管理层单方面聘请出具的,也是上述议案提请的唯一支撑报告,其有理由认为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公允性和公平性有所偏颇成分。

公司高层频繁变动

2月28日晚,伴随獐子岛业绩快报发出的还有一则人事任免公告,具体为公司财务总监和另一公司高管的变动。獐子岛称,公司财务总监刘勇因个人身体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

近半年来,獐子岛董监高已出现多次人事震荡。去年11月,公司董事、常务副总裁梁峻申请辞去上述职务;公司首席财务官、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勾荣申请辞去公司首席财务官职务。此外,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孙福君亦申请辞职。仅仅在一个月后,公司独立董事丛锦秀、首席信息官张戡同样宣布辞职。

对于獐子岛前董秘孙福君的离职,獐子岛曾表示,系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等事项对孙福君高管任职资格影响等。

根据这一告知书,经证监会调查认定,獐子岛在2016~2017年间涉嫌财务造假、虚增利润,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对此,公司时任数十名董监高人员被列为直接责任人员。

针对獐子岛这份最新的人事变动议案,董事罗伟新也公开表示反对。罗伟新直言,獐子岛“现有管理层失去股东的信任且公司管理混乱,为了更好地维护公司利益及中小股东利益,在公司风雨飘摇之际,对如此重要岗位的变动”,应该“公开选聘或由股东们共同推荐为宜”。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