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獐子岛扇贝闹剧落幕!证监会:北斗卫星“立大功”

发布时间:2020-06-25 11:24    来源媒体:东方财富网

从2014年到2019年,

扇贝跑了,扇贝死了。。。。。。

上市公司獐子岛(002069)终于迎来

“扇贝去哪儿了”最终季。

证监会果断出手,

借助北斗导航卫星破解“扇贝之谜”,

一连串“弥天大谎”被揭开!

网友听后,拍手称快:

“现在真的是:人在做,‘天’在看!”

60万元罚款、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总是上演“扇贝不见了”戏码的獐子岛被证监会作出市场禁入决定。其公司董事长、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也于近日辞职。

6月24日,证监会宣布依法对獐子岛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视频来源:央视财经

同日,獐子岛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勾荣,证券事务代表张霖递交的书面辞职申请。

证监会称:

獐子岛公司案的查证涉及对深海养殖水产品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记录的全过程追溯。证监会统筹执法力量,走访渔政监督、水产科研等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托科技执法手段开展全面深入调查。獐子岛公司每月虾夷扇贝成本结转的依据为当月捕捞区域,在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的情况下,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獐子岛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此外,公司还涉及《年终盘点报告》和《核销公告》披露不真实、秋测披露不真实、不及时披露业绩变化情况等多项违法事实,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据上海证券报,法律专家接受采访表示,虽然针对獐子岛的行政处罚看起来“不够重”,但这已经是相关机构依法作出的顶格处罚。根据原证券法,对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最高罚额为60万元;对直接负责人员等顶格罚额为30万元。

北斗卫星立大功!还原采补船真实航行轨迹

值得一提的是,证监会在对獐子岛的调查过程中还使用了科技执法手段。獐子岛捕捞面积的多少由公司负责捕捞的人员按月提供给财务人员,整个过程无逐日客观记录可参考,财务人员也没有有效手段核验,公司内控严重缺失。可实际上公司采捕船去过哪些海域,停留了多长时间,早已被数十颗北斗卫星组成的“天网”记录了下来。

证监会借助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上图红色区域代表的是獐子岛记录的捕捞区域,而蓝色的区域则是调查人员根据獐子岛的采捕船的卫星定位数据还原的獐子岛行驶轨迹。可以看出明显出入,獐子岛并没有如实记录采捕海域。

证监会表示,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民用定位数据的精度在10米以内,能够记录渔船位置、航速、航向等,可以用于捕捞作业分析。证监会并非单独使用两份第三方机构报告,而是把二者结合起来使用。两家权威机构采用不同的方法得出三版采捕区域图,结果差异不大,能够互相印证。其根据采捕船的航行轨迹测算得出獐子岛公司的实际采捕面积,是以真实、客观的数据为基础,运用技术手段最大限度地还原客观事实,并不存在所谓的“诸多假设”。

董事长辞职

獐子岛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勾荣,证券事务代表张霖递交的书面辞职申请。

吴厚刚因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市场禁入决定书》的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及公司总裁等所有职务;吴厚刚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根据《公司法》等有关规定,吴厚刚辞职未导致公司董事会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其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公司董事会将尽快按照法定程序完成公司董事长选举等后续工作。

勾荣因个人工作安排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职务,辞职后将继续在公司任职。

张霖因个人工作安排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该辞职申请自董事会收到之日起生效。

扇贝几度出问题

据证券日报,此前的几年时间,曾经的“水产第一股”獐子岛所养殖深海扇贝频频“受灾”。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2011年与2012年的底播海域虾夷扇贝,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獐子岛集团因此巨亏8.12亿元。一时间,獐子岛因“扇贝跑路”闻名A股。

2016年,獐子岛又利用公司营业成本核算与采捕面积直接挂钩的特点,随意记录采捕海域,在营业成本上做文章,进行业绩操纵。2017年,獐子岛又以扇贝死亡为由,将以前年度已采捕完毕未结转成本的虚假库存一次性核销,造成2017年利润虚减。

此后的2018年1月和2019年一季度,獐子岛又分别声称因扇贝“瘦死”和“受灾”而导致亏损,被调侃为上演“扇贝跑了”之二三季。

2018年,獐子岛表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高温导致虾夷扇贝摄食效率下降,造成扇贝瘦弱进一步加剧。长期累积效应导致扇贝死亡。2017年,该公司亏损7.23亿元。

2019年4月,獐子岛在一季报中表示,当期公司亏损4314万元,理由依然是“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2019年11月,獐子岛又发布公告称,底播虾夷扇贝短时间内“大规模自然死亡”,预计损失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扇贝游走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了,扇贝这回水温不好,喝死了”。市场对獐子岛扇贝事件的戏称,已令公司名誉扫地。

獐子岛:公司判断违法行为不触及强制退市

此前4月14日晚,獐子岛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称,预计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0万-100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上年同期亏损4314.14万元。

去年底,在扇贝四度“受灾”之后,獐子岛启动了“瘦身计划”,相继“卖海”、“卖子公司”。

獐子岛表示,2020年一季度,公司持续推进瘦身计划,控制成本费用支出,落实公司债委会向公司提供LPR利率优惠政策,保证利润盈余。

一季度实现转让长海县广鹿岛的海域使用租赁权暨海底存货预计收益7339万元,导致一季度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期有所提升。

在此情况下,獐子岛预计一季度实现净利润0万-1000万元。尽管獐子岛尚未披露一季度具体财务数据,但根据此前公告尚未披露其他大额非经常性损益,这也意味着,其一季度扣非净利润或有约六七千万的亏损。

獐子岛表示,受国内外疫情影响,公司正常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预计减少约2870万元。

6月24日下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市场禁入决定书》。根据上述文件认定事实,公司判断公司涉及的违法行为不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2.1条第(七)项至第(九)项及《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四条和第五条规定的情形。

2019年年报显示,獐子岛的主营业务为水产贸易业、水产加工业、水产养殖业、交通运输业、餐饮服务业,占营收比例分别为:38.14%、35.42%、23.19%、1.46%、0.57%。

6月24日,截至收盘,獐子岛跌1.29%,报3.06元。

(文章来源:经济日报)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