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獐子岛前董事长吴厚刚:从最佳CEO沦为被终身市场禁入

发布时间:2020-06-25 12:04    来源媒体:新浪

原标题:獐子岛(002069)前董事长吴厚刚:从最佳CEO沦为被终身市场禁入 

历时2年零4个月,证监会对獐子岛的调查最终落幕。

6月24日晚,因信披违规等行为,时任獐子岛董事长的吴厚刚被证监会罚款30万元,并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同日,吴厚刚辞去了在獐子岛的所有任职。

曾经,从铆工到上市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的故事是无数水产人勤勉奋斗的榜样。而今,从中国最佳CEO前15强沦落到被终身市场禁入,吴厚刚的经历也为在资本市场中不遵守规则的行为敲响了警钟。

很会算账的董事长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一直以来,渔业都是獐子岛的支柱产业。据《獐子岛镇志》记载,20世纪70年代,獐子岛公社曾创造出单船捕捞和总捕捞量的全国纪录,一度被称为“海上大寨”。

1964年出生的吴厚刚,正伴随着“海上大寨”的建设而成长。20世纪80年代,从长海县第四中学毕业后,吴厚刚选择同大多数獐子岛人一样投身海洋事业,成了大连獐子岛修造船厂的一名铆工,后又转为会计。吴厚刚的同事曾向媒体回忆,“他算账是一把好手”。

1983年,獐子公社改为獐子乡,成立集体所有制公司獐子渔工商联合公司。在此基础上,1992年,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公司成立。1996年,32岁的吴厚刚成为獐子岛镇镇长,因当时的獐子岛是政企一体的集体经济模式,吴厚刚还担任了獐子岛总经理。此后20余年,他带獐子岛走入大众视野。

2002年,经历股份制改造后的獐子岛,让吴厚刚不得不在官商并行的双重身份中做出选择。最终,吴厚刚选择下海经商。2002年9月,獐子岛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向吴厚刚定向增资848万股,使吴厚刚在獐子岛的持股比例达到10%。而这10%的股份,一半由吴厚刚自身借款530万元取得,另一半则是由长海县政府奖励所得。升任董事长的吴厚刚表示,“我喜欢在大海上弄潮,在这片蓝色家园上,我会有一番作为的。”

2006年9月,獐子岛在深交所正式挂牌。上市第一天,獐子岛股票就以60.89元/股的开盘价位居国内所有上市公司股价第二。2008年1月24日,獐子岛的股价升至历史巅峰,收盘价达到151.1元/股,成为A股股王。在市值超过200亿元的日子里,獐子岛曾一度被股民誉为“海上蓝筹”。2012年,福布斯中文版推出的“2012年中国最佳CEO”榜单中,吴厚刚入选第15位。

因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

在吴厚刚的带领下,獐子岛不断发展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然而,如日中天的獐子岛,却在2014年因扇贝受灾迎来事业转折。

2014年,獐子岛宣布扇贝因遇冷水团等异常因素导致绝收,成为当年轰动A股的黑天鹅事件,并被调侃为“扇贝跑了”。当年,獐子岛净利由盈利转为巨亏11.89亿元,吴厚刚表示,将自愿承担1亿元灾害损失。

2017年,獐子岛再度巨亏7.23亿元,此次理由为,由于海洋牧场遭受重大灾害,饵料短缺,扇贝被“饿死了”。 据证监会透露,其实不晚于2018年1月初,吴厚刚已从獐子岛公司财务总监勾荣处知悉獐子岛2017年业绩与原业绩预测偏差较大。2018年1月23日至24日,獐子岛也陆续收到了增殖分公司、广鹿公司等16家公司的四季度收益测算数据。根据规定,上述信息均应在2日内进行信息披露,但獐子岛直至2018年1月30日才予以披露。

2018年2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獐子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7月10日,证监会认定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向獐子岛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2019年7月1日,獐子岛股价已掉至3.53元/股,无法与5年内曾达到的22.5元/股高峰同日而语。当天,吴厚刚还在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说:“赔钱对不起股民,我今天在这里要向广大股民检讨,说声对不起。我们用代价换来了两点。一点是对风险的认知和敬畏,第二点就是识别了我们这片海。”

然而,獐子岛的扇贝大戏并未结束。2019年11月,獐子岛又在秋测中发现扇贝短时间内出现大面积死亡。最终,2019年,獐子岛巨亏3.92亿元。根据獐子岛的表述,国家部局组织的专家组认为,扇贝死因是海水温度变化、海域贝类养殖规模及密度过大、饵料生物缺乏、扇贝苗种退化等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告诉新京报记者,獐子岛的所作所为,充分证明了吴厚刚的肆无忌惮,借助地方势力将上市公司欺诈玩弄于股掌之上,并未将监管法规和机构放在眼里。“企业家形象只是一种包装下的光环,最终也会人设塌陷。”

曾呼吁给予獐子岛信任

2020年上半年,吴厚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疑惑,“为什么别人遭了灾大家都同情,獐子岛遭了灾不但没人同情,大家还都来踩上一脚?”在吴厚刚看来,长期未果的调查使得獐子岛的信用、跟银行和政府的合作、和市场的合作,都处于非正常状态。

吴厚刚说,2019年以来,獐子岛在一年内收了七八封关注函。成天忙于应付这些,团队感觉到很疲惫,也影响了正常的经营业务。“我在这里还要呼吁各个方面,考虑到长岛县自然灾害的压力,再给我们点力量,给我们点信任,让我们重振雄风。”

2020年4月底,吴厚刚在2019年年报中首次公开发表“致股东的一封信”,提及獐子岛“暂时渡过了危机”,将“痛定思痛,积极求变。”围绕海洋牧场灾后重建的核心要务,积极调整组织架构、转变发展模式,进一步关闭海上敞口风险,压缩虾夷扇贝底播面积。

虽然獐子岛正通过业务调整展现自救决心,但在证监会调查落下尾音前,没人知道,曾经的扇贝闹剧还将为这家上市公司带来怎样的变化与影响。

2020年5月,在獐子岛被证监会调查27个月之际,吴厚刚于业绩说明会上回复投资者,虽然证监会结果未出,但他认为,误判比久而未决更令人警惕。对于终身市场禁入的预处理进度,吴厚刚则表示,“别急,请关注公告!”

话音刚落1月有余,6月24日,证监会对獐子岛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包括吴厚刚在内的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自证清白逃不过北斗卫星还原真相

本次调查过程中,证监会借助北斗卫星定位数据,并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复原了獐子岛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据此认定獐子岛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证监会认为,獐子岛在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客观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

此外,獐子岛还涉及《年终盘点报告》和《核销公告》披露不真实、秋测披露不真实、不及时披露业绩变化情况等多项违法事实,“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听证过程中,吴厚刚曾向证监会申辩,自身没有进行信息披露违法或者财务造假的动机,没有违法的主观故意;作为獐子岛董事长,不能苛求其对已经过专业会计机构认可的成本结转制度提出专业财务方面的意见,以及对采捕生产一线情况做到时刻监督与核查。吴厚刚认为,自身不属于“情节严重”的证券违法行为,不应采取市场禁入措施,更未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的标准。恳请证监会减轻或免除行政处罚,撤销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对此,证监会回复,不知情、未参与、不具备专业背景、依赖外部审计等并不是法定免责事由。而吴厚刚作为公司董事长、总裁,是公司主要负责人和信息披露第一责任人。在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遭到广泛质疑的情况下,吴厚刚等人应当知道獐子岛由于成本结转的采捕区域与实际采捕区域不同必然带来的后果,然而却对成本结转、秋测、存货盘点等疏于管理,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对此进行控制,客观上放任了獐子岛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就在6月24日,因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吴厚刚已辞去獐子岛董事会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及公司总裁等所有职务。辞职后,吴厚刚不在獐子岛担任任何职务。

沈萌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罚款、终身禁入等都只是一种形式上的处罚,对违法行为并不能完全起到很好的警示或遏制作用,违法者还可以退居幕后继续遥控前台。“目前的獐子岛可以说是积重难返,不是几个人辞职就能产生根本性变化。后续可能还会面临一系列民事和刑事的调查。”他认为,如果没有类似于从控制权结构等深层次变革的大动作,獐子岛未来出现较大转机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