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002069.CN)

獐子岛造假案移送公安,大股东不作为终酿苦果

时间:20-09-13 21:50    来源:一财网

历时两年半,獐子岛(002069)(002069.SZ)财务造假案的调查终于尘埃落定。

9月11日,证监会网站公布,将獐子岛相关证券违规案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2月,证监会决定对獐子岛立案调查。2020年6月,证监会对獐子岛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该公司原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主要责任人梁峻采取10年市场禁入措施,对勾荣、孙福君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20年7月,证监会调查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1亿元,2017年虚减利润2.79亿元。监管认定下发后,吴厚刚卸任獐子岛董事长,随后该公司新任董事长,也是獐子岛的老员工唐艳接任董事长兼总裁。獐子岛开始褪去“吴家色彩”。

截至9月11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收报4.01元,公司市值从巅峰时的200多亿,跌到目前的29亿元。

主要责任人面临刑罚

在未追溯调整的财务报告中,獐子岛2016年实现微利,而2016年前面两年,獐子岛分别亏损近12亿元和2.4亿元。证监会认定该公司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而2017年,獐子岛继续亏损7.3亿元。这表明,如果不是财务造假,獐子岛从2014年至2017年度,将是连续亏损四年,2018年应该已经退市了。

证监会还认定,獐子岛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一年虚增,一年虚减,2016年和2017年两年综合虚减利润1.5亿元。而目前为止獐子岛还未按证监会调查结论出具报表,这意味着,獐子岛目前账面6100万元净资产,可能不止这个数额。

獐子岛自2014年11月末,曝出“扇贝出走”事件,资产减记近10亿以来,相继上演了多出“扇贝游走”、“扇贝饿死”的戏码。直到2020年中报,獐子岛净资产历史上峰值的27亿元,降至6100万元。

证监会在网站相关文件上对獐子岛的批评措词严厉:“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证监会坚决落实‘零容忍’的工作要求,着力构建行政处罚与刑事惩戒、民事赔偿有机衔接的全方位立体式追责,全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回顾A股市场,因财务造假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相关责任人承担刑事责任的,远的有银广厦、东方电子、蓝田股份;较近的有上海普天、中毅达、绿大地、万福生科等,最近的还有雅百特。

今年7月,康美药业(600518.SH)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2019年5月,康得新(002450.SZ)实际控制人钟玉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当年7月,康得新被证监会认定财务造假,

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规定,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许峰透露,獐子岛投资者索赔案,目前处于初步立案阶段,陆续会进入开庭阶段,其所在律师事务所已收到100多位投资者的索赔委托。

短期偿债危机待解

2020年中报显示,6月末獐子岛归母净资产只剩下6100万元,合并口径总资产为27亿元,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高达96%;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为负值,接近-19亿元。

獐子岛于2006年上市,上市前净资产只有3亿元左右。IPO募资7亿多,2011年通过定向增发融资近8亿元,两次合计通过资本市场实现股权融资15亿元左右。目前累计未分配利润近-19亿元,表明2006年公司上市以来圈的15亿元股权融资款,已经被獐子岛全部亏光,甚至连上市前的家底也快亏得差不多了。

上市之后,因为业绩表现良好,獐子岛还发行过几次短期融资券,2010年至2013年,共发行过4次短期债券,合计融资18亿元。

至2020年上半年末,獐子岛短期借款合计19.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近3亿元。该公司一年内面临兑付的有息债务,即达到了近23亿元。而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5.6亿元,扣除存货之后的流动资产也只有10亿元,公司短期偿债能力堪忧。

不过,獐子岛穿透后的大股东为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镇镇政府,作为长海县唯一一家上市公司,有资深市场人士判断,地方政府有可能为保住这家上市公司而不惜代价。

圈钱、分红、套现

上市后的前几年,獐子岛分红慷慨,2006年至2013年,共分红8次。这8年,獐子岛合计实现净利润近18亿元,分红总额达到11.4亿元,8年综合分红率达到63%。该公司2012年的分红金额,截至超出了当年实现净利润的一倍。

业绩优秀,分红慷慨,令獐子岛成为业绩超预期的水产龙头。2008年8月至2010年10月的两年间,獐子岛股价涨了8倍有余。

然而,一个重大的危险预警信号是,2011年6月,该公司原董事长吴厚刚借着股价在高位减持了1272万股,减持市值达到3亿元。按前复权价测算,吴厚刚减持股价超过每股23元。

吴厚刚两次重大减持的时间选择耐人寻味。2014年末,獐子岛在曝出10亿“扇贝出逃”事件后,曾有獐子岛公司人士对媒体透露,2011年是底播扇贝“假苗”最疯狂的年份,往船舱里撒下去,听到的不是扇贝壳的声音,而是石子的声音,“一网扇贝苗,有一半都是石头”。而正是这一年,吴厚刚进行了巨额减持。

巧合的是,2016年9月和11月,吴厚刚继续减持,两次减持市值合计达到1亿元。三年后的2019年11月,獐子岛再次因扇贝“死亡”,年报计提存货减值近3亿元。

断臂求生

獐子岛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獐子岛的公司治理、内部控制问题,以及大股东不作为,公司高管们和部分股东也颇有微词。但与大股东沟通下来的结论是:“镇里面觉得,不干涉管理层具体的经营,是符合现代企业治理理念的——治理层和管理层独立。而且,镇里面也觉得,海里面的风险确实是不可控的”。

自证监会立案调查以来,獐子岛有多名高管离职。公司新一届董事会和管理层开始了断臂求生的征途。

先是止住出血点。2019年12月,公司董事会决议,放弃海况相对复杂的海域约150万亩,以节省成本和费用。2020年上半年,公司又出让了广鹿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处置了中央冷藏部分股权以及废旧闲置物资等。

2020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还针对此前被广为诟病的底播虾夷扇贝,将其由规模发展阶段改为“向中试探索”阶段回缩调整,从而进一步关闭海上的“敞口风险”。

另外,獐子岛半年报还提到,会积极探讨债转股方案,并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张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