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獐子岛回复关注函:仍将申请减免海域使用金

时间:2020-02-05 19:23    来源:证券时报

自去年11月以来,因为扇贝再次大量死亡而使得獐子岛(002069)(002069)再度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一举一动都备受市场关注。

獐子岛1月22日晚间公告,预计2019年净利润亏损3.5亿元-4.5亿元。1月23日,獐子岛即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2月5日晚间,獐子岛披露了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

继续提出减免海域使用金申请

对于2019年业绩预亏的原因,獐子岛此前曾解释称,2018年初,公司海洋牧场虾夷扇贝再次遭受自然灾害,发生重大损失,根据财政部、国家海洋局下发的有关文件,经评估计算,公司应获减免的海域使用金约为1.89亿元。经申请,2018年12月31日,公司获得4572万元海域使用金政策扶持,按上述规定,余下数额应在以后年度予以减免,但在报告期末,公司未能获得继续减免的相关批复。

有鉴于此,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要求獐子岛补充说明2018年12月31日,公司获得4572万元海域使用金政策扶持是否已按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及相关会计处理的合规性。减免海域使用金获得批准需满足的条件、后续申请安排、资金发放方式及时间安排,并说明相关会计处理方式。

獐子岛在最新公告当中表示,公司此次获得政府部门海域使用金政策扶持,免交2018年度海域使用金4572万元,需冲减公司消耗性生物资产——底播养殖虾夷扇贝的海域使用金成本。按照2018年度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养殖面积情况,其中冲减2018年度收获的底播虾夷扇贝海域使用金成本1491万元,冲减2019年及以后年度收获的底播虾夷扇贝海域使用金成本3081万元,获得海域使用金减免补助的会计处理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獐子岛表示,公司此前依据相关规定提交了“减免2018年4700万元、2019年不少于6000万元、2020年8200万元的海域使用金”的申请。并于2018年12月31日收到獐子岛镇政府下发的《批复》,免交公司2018年度海域使用金4572万元。2019年度,截止报告期末,公司未收到获准减免的批复。后续,公司将根据上述规定及相关流程,继续提出减免海域使用金的申请。

獐子岛称,如申请获得批准,获得的减免海域使用金金额,从2020年及以后年度中的应交海域使用金金额中抵顶。因上述减免海域使用金获得批准的时间和金额均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公司未将余下约1.43亿元应减免未减免的海域使用金确认为应收款项,也未进行冲减成本以及计入损益账务处理。如公司获准减免海域使用金,公司将根据政府补助文件的具体减免内容情况冲减成本或者计入营业外收入。

已申请尚未发放减免海域使用金不含广鹿岛4海域

獐子岛1月3日晚公告,公司拟分别转让位于长海县广鹿岛的4宗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本次资产转让的交易价格是以评估值为参考,经过交易双方充分谈判协商而确定的,总价款合计为人民币1.01亿元。

在獐子岛披露了拟转让4宗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的消息之后,深交所也曾在第一时间向獐子岛下发了关注函。1月10日,獐子岛已经披露了深交所1月3日关注函的回复。

在1月23日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补充说明公司已申请但尚未发放的减免海域使用金中是否包括上述拟转让海域可减免使用金。

对此,獐子岛在最新公告当中表示,公司于2018年初海洋牧场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出现重大灾情后提出减免海域使用金的申请,申请减免的海域使用金金额系根据公司于2017年度核销和计提跌价准备的共131.46万亩底播虾夷扇贝增殖海域的存货成本计算。公司于2020年1月4日披露的拟转让4宗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事项系公司于广鹿岛海参养殖业务,与上述申请减免海域使用金依据的业务事实没有关联,公司已申请但尚未发放的减免海域使用金中不包括上述拟转让的4宗海域可减免海域使用金。

律师给出的核查意见也显示,獐子岛的已申请但尚未发放的减免海域使用金中不包括上述拟转让海域可减免使用金。

值得注意的是,獐子岛在1月22日晚的公告当中解释业绩亏损的原因时曾表示,公司海洋牧场底播虾夷扇贝再次发生重大自然灾害,公司拟对于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成本进行核销和计提跌价准备,预计影响金额约为2.9亿元(最终影响金额将以公司披露的经审计结果为准)。

而在2019年11月15日,獐子岛曾公告称,2019年底播虾夷扇贝秋测结果显示,在养全部底播虾夷扇贝,亩产过低,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2.78亿元。

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补充说明前后两次公告金额产生差异的原因。对此,獐子岛解释称,前后两次公告预计损失金额差异的主要原因为,2019年11月份秋测时,扇贝死亡情况仍在持续,2020年1月调查的底播虾夷扇贝死亡情况较2019年11月份进一步加剧,本次调查核销区域较公司秋季抽测时的核销区域面积有所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