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獐子岛去年亏近4亿年报连续三年被非标 负债率高达98%

时间:2020-05-03 08:43    来源:和讯

继2019年再次经历扇贝大规模死亡事件之后,2020年4月30日凌晨,上市公司獐子岛(002069)(002069,股吧)(002069,SZ)发布了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以及2020年一季报。

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27.29亿元,同比减少2.47%,净利润-3.92亿元,同比减少1321.41%,扣非净利润-1.86亿元,同比减少3324.22%。截至2019年12月31日,獐子岛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19.3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8.01%。

对于业绩下降的原因,獐子岛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发生大规模死亡灾害,核销成本以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造成的减值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对于这份年报,獐子岛的审计机构亚太会计师事务所给出了“非标”意见,称“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獐子岛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此外,年报也未能获得代表第二大股东的董事罗伟新、公司监事邹德志的认可。

根据公司一季报,獐子岛2020年1~3月实现净利润371.39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但《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这一业绩增长主要来自其年初转让长海县广鹿岛的海域使用租赁权暨海底存货所带来的收益,并非正常业务经营所得。

獐子岛年报再被“非标”

“喜忧参半的2019年已经过去了,但这一年留给獐子岛人的教训,却值得铭记于心。”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在公司年报的开篇发表了一封长篇公开信,对公司过去一年的经营情况进行反思和总结。

对于獐子岛来说,2019年无疑是其信誉和经营情况再度跌向谷底的一年。继2014年、2017年发生扇贝灾害之后,去年11月,獐子岛再次表示,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中发现底播虾夷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

根据公司不久前披露的《关于2019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及核销部分资产的公告》,在这次灾害之后,公司对2017年、2018年投苗的43.57万亩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成本2.31亿元进行核销处理,对12.48万亩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6055.44万元。这些核销成本和资产减值成为了獐子岛陷入亏损的主要原因。

对于这份年度报告,会计师方面提出了保留意见,这已是自2017年来獐子岛第三次年报被“非标”。

在导致保留意见的事项中,会计师方面称,2019年7月9日,獐子岛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对于公司成本核算方式认定为涉嫌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失及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本年度獐子岛公司对于成本核算方式,仍采用原先一贯方式进行。因此,会计师不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判断该成本核算是否合理,无法确定是否需要对成本结转作出调整。

此外,会计师的保留意见事项中亦提到獐子岛一境外子公司的资产减值情况。审计报告显示,獐子岛渔业集团韩国有限公司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等长期资产所产生的净现金流量或者实现的营业利润不佳,存在资产减值迹象,但獐子岛公司针对上述长期资产未计提减值准备。会计师未能获取到充分、适当的证据来估计上述长期资产的预计可收回金额,亦无法确定对上述长期资产需要计提的减值准备金额。

到目前,獐子岛的公司负债率高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资产负债率达98.01%,流动资产已经低于流动负债。而截至今年3月末,公司负债合计27.83亿元,公司总资产28.4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75%。

对此,獐子岛解释称,2019年公司海洋牧场再次遭受灾害,导致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目前,公司与各债权银行合作良好,但如果银行借款到期后无法及时续期,公司将面临偿债风险。

董事长称去年扇贝死亡是天灾

记者注意到,除了会计所的非标意见,獐子岛的这份年报还收到了公司内部董事和监事的质疑。

对于年报内容,代表公司第二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方面的董事罗伟新表达了反对意见,其表示,獐子岛董事会召开时间是4月28日早上9:30召开,但其个人是在4月27晚21:07收到年报资料,因此只是对年报内容作一浏览,无法对年报所述内容和数据的真实性、合理性、公允性做出辨别意见。

此外,罗伟新称,对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报告所述保留意见“本年度獐子岛公司对于成本核算方式,仍采用原先一贯方式进行,我们不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判断该成本核算是否合理,无法确定是否需要对成本结转作出调整”表示同意。

公司监事邹德志则表示,由于会计事务所对年报提出了保留意见、对内控鉴证报告出具了否定意见,同时年报提供时间晚,信息量大,无法短时间内确认相关经营资料的真实、准确和完整,故无法保证2019年报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獐子岛上一年不佳的业绩指向了公司再度遭遇的扇贝灾害。对此公司在年报中表示,此次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专家认为尚不能确定。可能涉及到养殖环境、病原感染等多种因素,具体原因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

在吴厚刚的公开信中,其将这一事件定义成“獐子岛海洋牧场天灾”,称其与肆虐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山火、席卷中国沿海的利奇马台风一样,“用血淋淋的创痕告诉我们,敬畏自然、尊重规律、保护生态永远都是人类的必修课。”

针对公司未来的发展,獐子岛在年报中表示,其将基本关闭底播虾夷扇贝风险敞口,养护好海参、海螺、海胆、鲍鱼等天然资源,加大藻类、海底人工藻场的培植,同时重点开拓鲟鱼市场。此外,公司还将继续推进“瘦身”计划,加快处置低效资产和放弃复杂海域。

在业绩目标上,獐子岛则给出了2020年公司净利润为正值的预期。

资本市场方面,截至4月30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收报于2.66元/股,涨幅3.1%。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